drop-down for English version

非常抱歉!我们原定在2017年和同厂乐队saisa完成的split会跳票到未知时间。不过时过夏末只是暂时静默,还会重新有声音。我们和1724唱片都会尽量缩短这个静默期。顺便,其实新歌已经有好几首定稿,2015年的巡演也有表演。感谢你的耐心,和会继续关注。​
We are terribly sorry that our split with saisa,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released in 2017,will be delayed.But it won’t be long before you can hear us again.1724 Record and we are trying to shorten this period of silence. By the way, the new songs have been finalized and were performed during the tour of 2015.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and constant attention in the future.

(翻译: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修改:X  & WEST @1724恐怖翻译组)

Sorry for everybody,due to the normal life(most are full-time job),our new full-length will delay to the next year.

But,we’ll finish the split with saisa in this year.More information of progress will post by 1724 Records.

btw,maybe you’ll interesting about the former release by our keyboarder Deng Yong Peng,a classic/ambient EP.Stream & purchase

For physical CD,visit the store of 1724 Records(in Chinese only)
url http://indiechina.taobao.com

温州——时过夏末2015全国巡演日记
2015年5月24日 星期日 阴转多云

  “大桥怪”的到来,摧毁了正在冉冉升起的新世界的希望。
这种更像儿童自制剧的情节描述,来自于刚刚错过乐手自杀黄金年龄的张星期。他开着一辆后备箱大到可以装两个人的车,据说买时候就考虑到了接送乐队。真是深谋远虑的人啊。
虽然大桥怪这种意象,怎么看都和大人世界没什么关系。

带有强烈飞行倾向的盲堂自制门票
带有强烈飞行倾向的盲堂自制门票
自愿付费的啤酒;我按照20元/瓶的价格给自己和志愿者买了4瓶
自愿付费的啤酒;我按照20元/瓶的价格给自己和志愿者买了4瓶

作为雷鬼爱好者,不纹身,没脏辫。为一场后摇演出忙到凌晨2点,6个小时后又爬起来。在不停应对和协调乐手、调音师、团队成员、公司同事、本地各路大神和保安的过程中站到腿发胀,有个幼稚点的想法不可以吗?
腿发胀也可能和吨位略大有关系吧?

张星期(左一)的伟岸背影和被带入演出现场的小狗儿相处和谐:)
张星期(左一)的伟岸背影和被带入演出现场的小狗儿相处和谐:)

盲堂是张星期自己团队的品牌名称,演出场地已经几经迁移。所谓大桥怪是指曾经最好的一个场地因为市政建设被拆除。米房cei则是温州话“面粉厂”的意思,是由厂房转型整合而成的一个新兴文创街区。时过夏末这次演出所在空间名为滩涂地儿展厅,名字来源于这块地方在更早前的身份:瓯江边渔民的滩涂地。
我们到达的时候,还能闻到木地板浸水后的味道。印象里,还没有在哪个演出场地有这种体验。
张星期说他们反复墩了两遍。

05-the-venue-blind-lobby-before-perform-wenzhou-tour-journal-of-2015

演出开始前的盲堂(摄影:张炎)
演出开始前的盲堂(摄影:张炎)

演出开始前,地上铺了几条苇席。观众席地而坐。一排一排,不过分的不是果果而是噪音。

我在后边销售台的确听到有人抱怨了一句:太难听了。哈哈
这稍微让我有点心情灰败。
可是一周三连击最热烈的观众反应也来自这里,他们在返场曲时候都站了起来,全场灯光大亮之后,时过夏末把自己今年的第一次和观众集体合影留在了滩涂地展厅。
72张有效票,关于温州的记忆却不止于此。或者以后还有更多。

01-performing-wenzhou-tour-journal-of-2015 07-finished-wenzhou-tour-journal-of-2015

时过夏末温州演出现场(摄影:张炎)
时过夏末温州演出现场(摄影:张炎)

感谢:
张星期、老灌和盲堂的团队成员!
摄影师张炎带来的出色的照片!
我们的志愿者黄予馨,和可以提供天气预报、失物招领、人员联系等多种职责的本地通郑禅!

road(拾柒贰肆唱片运营人,时过夏末乐队经纪人)
温州龙湾机场 温州至北京飞机上 2015年5月25日

时过夏末在温州盲堂 (摄影:张炎)
时过夏末在温州盲堂 (摄影:张炎)

2015年5月23日 星期六 小雨

几乎以失败告终的福州演出,最终却完满如厦门。或者更好一些,因为我们晚上并没有在快捷,而是住进了场地负责人小黄的300平豪宅内。
所有人都可以放松的穿着拖鞋走来走去,围拢在餐桌边喝酒、饮茶、聊天。
关于福州的摇滚乐形态,省城和厦门的对比,还有对几乎所有中国女性音乐人的评判。
不知道为什么会聊到最后一个话题。

我们在每座城市都会有的路边摊买到了味道很不错的宵夜
我们在每座城市都会有的路边摊买到了味道很不错的宵夜

时过夏末以前演出遇到过电工调音,以后可以增加DJ调音这个经历。
好在壹漾音乐空间的声场出乎我意料的好。这是和三面玻璃窗的建筑构成相比。在演出期间,我试了几个角度,声音传达都还可以接受。
一开始,我们甚至为演出取消讨论了备案。

勺园前的小河
勺园前的小河
演出前在小雨中等待的人们
演出前在小雨中等待的人们

正职作国际贸易的小黄在十几岁时候误入歧途,成为被摇滚乐戕害的又一个案例。虽然并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会收手,可是现在的小黄却几乎以责任感的心态在做自己喜欢的演出组织。
和即将在今天首次面基的温州演出负责人张星期一样,小黄也是个万能达人。组织进场时候可以大声维持秩序,调音陷入停滞时候居然是他解决问题。
这些毒害我们的声音,也给了我们独立面对世界的勇气和能力。

一直围着舞台抓怕的摄影师其实可以考虑这个角度啊:)
一直围着舞台抓怕的摄影师其实可以考虑这个角度啊:)

不过,演出开始声墙叠起的时候,和着节奏甩头蹦跳的小姑娘还是很让我意外。
和厦门一样,温州的进程也是由隔离到热切,观众的回应和掌声认可在中后段越来越多。直到把我本来认为不会有的返场曲带来。
在入场后发送给预售购买者赠品的时候,见到了通过贴吧勾搭上的馄饨君。小伙儿很骄傲的说:十一张票;他不清楚自己之所以请全班同学来看时过夏末,都是拜他面前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所赐。
82张有效票。福州没有带着孩子来的父亲,有围观的路人党。不会变化的,是被音乐而感动、和因感动而继续音乐的小世界,和平行在你我身边的现实不太一样的世界。

road(拾柒贰肆唱片运营人,时过夏末乐队经纪人)
福州-永嘉火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