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时过夏末2015全国巡演日记

温州——时过夏末2015全国巡演日记
2015年5月24日 星期日 阴转多云

  “大桥怪”的到来,摧毁了正在冉冉升起的新世界的希望。
这种更像儿童自制剧的情节描述,来自于刚刚错过乐手自杀黄金年龄的张星期。他开着一辆后备箱大到可以装两个人的车,据说买时候就考虑到了接送乐队。真是深谋远虑的人啊。
虽然大桥怪这种意象,怎么看都和大人世界没什么关系。

带有强烈飞行倾向的盲堂自制门票
带有强烈飞行倾向的盲堂自制门票
自愿付费的啤酒;我按照20元/瓶的价格给自己和志愿者买了4瓶
自愿付费的啤酒;我按照20元/瓶的价格给自己和志愿者买了4瓶

作为雷鬼爱好者,不纹身,没脏辫。为一场后摇演出忙到凌晨2点,6个小时后又爬起来。在不停应对和协调乐手、调音师、团队成员、公司同事、本地各路大神和保安的过程中站到腿发胀,有个幼稚点的想法不可以吗?
腿发胀也可能和吨位略大有关系吧?

张星期(左一)的伟岸背影和被带入演出现场的小狗儿相处和谐:)
张星期(左一)的伟岸背影和被带入演出现场的小狗儿相处和谐:)

盲堂是张星期自己团队的品牌名称,演出场地已经几经迁移。所谓大桥怪是指曾经最好的一个场地因为市政建设被拆除。米房cei则是温州话“面粉厂”的意思,是由厂房转型整合而成的一个新兴文创街区。时过夏末这次演出所在空间名为滩涂地儿展厅,名字来源于这块地方在更早前的身份:瓯江边渔民的滩涂地。
我们到达的时候,还能闻到木地板浸水后的味道。印象里,还没有在哪个演出场地有这种体验。
张星期说他们反复墩了两遍。

05-the-venue-blind-lobby-before-perform-wenzhou-tour-journal-of-2015

演出开始前的盲堂(摄影:张炎)
演出开始前的盲堂(摄影:张炎)

演出开始前,地上铺了几条苇席。观众席地而坐。一排一排,不过分的不是果果而是噪音。

我在后边销售台的确听到有人抱怨了一句:太难听了。哈哈
这稍微让我有点心情灰败。
可是一周三连击最热烈的观众反应也来自这里,他们在返场曲时候都站了起来,全场灯光大亮之后,时过夏末把自己今年的第一次和观众集体合影留在了滩涂地展厅。
72张有效票,关于温州的记忆却不止于此。或者以后还有更多。

01-performing-wenzhou-tour-journal-of-2015 07-finished-wenzhou-tour-journal-of-2015

时过夏末温州演出现场(摄影:张炎)
时过夏末温州演出现场(摄影:张炎)

感谢:
张星期、老灌和盲堂的团队成员!
摄影师张炎带来的出色的照片!
我们的志愿者黄予馨,和可以提供天气预报、失物招领、人员联系等多种职责的本地通郑禅!

road(拾柒贰肆唱片运营人,时过夏末乐队经纪人)
温州龙湾机场 温州至北京飞机上 2015年5月25日

时过夏末在温州盲堂 (摄影:张炎)
时过夏末在温州盲堂 (摄影:张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